認真世界文章分享•網路文章分享的好地方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87|回復: 7

食腦記

[複製鏈接]

0

主題

0

好友

214748萬

積分

認真會員

Member

Rank: 2

發表於 2003-8-31 17:17:36 |顯示全部樓層
聖誕節.....一個我總是逃避的日子。也許你會奇,我為什!要逃避聖誕節呢?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對我來說:情人節、聖誕節、七夕.....都代表了孤獨、寂寞、無奈、憂鬱.....可能是因為我的個性孤僻,不喜歡和人接觸吧!
我?你就姑且叫我「青」吧!名子不過是一種代號罷了.....
也許是因為陰沉的個性,我才會選擇讀醫學系吧?當醫生有種能操控別人生死的快感.....而且我專攻腦科,幾乎動不動就可以看到血淋淋的頭顱和粉紅色尚在脈動的大腦.....對我來說,這一切早就習慣了!沒什麼好害怕.....至少在發生那件事情以前.....
為了讀書,我在這所台X大學獨自渡過了一兩個聖誕了。其實,我也會寂寞•但我就是打不進別人的社交圈,更更遑論和我一道過節了。所以我情願蟬居,把自己封鎖起來......
又是12/24了。下課時,照往例同學們一群群的相約到一些我聽都沒聽過的地方去聖誕狂歡。非常自然的,我又做了一次「隱形人」。沒差,反正我被虐待慣了,連期末報告都沒人願意和我同組。正當我一如往昔的背了背包準備要走的時候,一個膽怯而清麗的聲音吸引了我:
「青同學!」回頭一看是這學期剛轉系進來的Aya。
「什麼事?」我站在教室門口回答著。
「呃......我們要去PUB。你要跟我們去嗎?」Aya清秀的臉上帶著期待地微笑問著。不愧是班花,雖然轉系過來不過一學期,卻已經奪得不少單身男士的青睞。而我,一直自認自己「非常抱歉」,對她,總有一份莫名的自悲感,所以從沒近看過她,更甭提跟她說話了。其實別說是她,我跟班上女生一向少有交集,課翹的又凶,班上沒幾個人認得我,倒也是逍遙自在。
我能說什呢?當我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考慮著下一句該出口的話時,Aya看著我的臉,說:「唉!看你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我是不是說錯話了?你別生氣嘛!」
「我並沒有不高興呀!我......」
「對!青他沒有不高興。他只是不太愛讓人打攪而已!走走走!別理他!」我的同學,老楊說著,然後拉著Aya走出教室。
「可是.....醬好嗎......不是全班幾乎都會.....」Aya回頭看了我一眼。
「小牛和肥肥他們還在等呢!既然青他不想去,也就別勉強他吧!」這個死老楊!我忿忿的想。
但是人家人緣好啊!我又能怎樣呢?反正我在班上本來就不是個受歡迎的人物.....於是我繼續我的步伐跨出教室。
冷不防一隻手往我肩上一拍,回頭一看是隔壁班的傑森:「嘿!青,晚上有沒有節目啊?要不要一起來?」
說到傑森,他也是個怪人,老是喜歡搞一些可怕的實驗,是隔壁班有名的瘋狂四人組。另外三個人分別是;阿柯、黑傑克、佛雷迪.....他們四個人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喜歡做一些別人不敢做、不屑做、不肯做的事情.....人人聞之變色的恐怖份子。
「又是什麼嘔心的活動?」我皺眉問著。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好像很喜歡找我,大概認為我和他們是同類吧!
「這一次保證你喜歡!」傑森又重重的拍了我一下:「偷屍體!」
「咦?不會吧!?」我有點驚訝了,因為這的確是個可怕的計劃。
「沒錯,而且是偷實驗室裡泡在腐馬林裡的大腦。」傑森故意壓低聲因神秘的說著。
「你們要幹嘛?」我越來越好奇了。
「黑傑克他曾做過一篇論文:動物可以藉著食用同類的腦髓獲得對方的記憶!」
這倒是第一次聽說,我不禁又問:「真的嗎?」
「哈!」傑森很高興的又拍了我一下:「當然是真的,我們之前做過一個實驗,分別有兩隻白老鼠,A老鼠訓練牠走迷宮,也就是期中考考過的,老鼠每次通過迷宮的時間會隨著牠走迷宮的次數逐次減短.....訓練一個月,而B老鼠則不予訓練。」
「然後呢?」
「然後我們殺死A老鼠,將A老鼠的大腦取出來讓B老鼠食用.....你猜怎麼著?B老鼠吃過A老鼠的大腦後,竟能和A老鼠一樣的時間走出迷宮。」
我越聽越奇,一時沉默不語,傑森續道;「我們做過很多類似的實驗,現在只差沒用在人身上了。如果真的成功,也許會造成學術界的大轟動oh!!以後也不用上學了,把教授的腦髓拿出來給學生吃就行了。」
「那你們的計畫是?」
「哈!」傑森用嘉許的眼光看著我:「你問到重點了!據我們所知,實驗室裡的那個大腦是從美國留學回來,曾經拿過三個博士學位的天才!試想,我們吃下他的腦,那期末考還怕什麼!?」
「這.....」我尚在猶豫時,瘋狂四人組的佛雷迪走了過來:「青,今晚和我們一起煮大腦火鍋吧!?」
煮火鍋?真是恐怖的點子.....不過我喜歡!於是我很快的點了點頭。傑森和佛雷迪同時露出滿意的笑容.....

晚上十點,學校已經是空無一人.....除了偶爾巡邏經過的警衛,還有我們五個人.....我們躲藏在實驗室外的草叢中商量作戰計畫.....
擔任領導人的傑森壓低聲音跟我們講:「聽好!等下進去後由柯去誘開警衛的注意,我和佛雷迪把風,黑傑克和青去偷屍體,知道了嗎?」
我摸了一下口袋裡的"傢伙".....有工作手套、萬能鑰匙、小鋼鋸、手電筒....還有裝腦用的塑膠袋.....
「準備好了嗎?」眾人點頭,傑森拍了一下柯說道:「上吧!」
柯於是從容不迫的走近警衛,然後不知說了什麼,警衛真的被他騙離實驗室門口.....
「該我們了,動作快!」
「等等!青你忘了戴手套啦!你想留下指紋嗎?」唉.....果然是有點緊張....竟然忘了戴手套.....
只見黑傑克用萬能鑰匙轉了幾下,門竟然輕易地被他打開了。
「沒什麼,開習慣了。」黑傑克聳聳肩。真懷疑這傢伙平常都是在幹什麼的....
「屍體放在二樓,小心點!」傑森不放心的說。
「如果警衛回來,我們會吹口哨,然後盡量和他拖延,你們趁機爬窗戶出來。」佛雷迪說著。
「知道了!」我答應著。
藉著手電筒微弱的光線,我和黑傑克摸進黑暗的實驗室,黑傑克像是很熟悉似的拉著我上了二樓.....然後拐了個彎來到一扇鐵門前.....門上寫著:「非常停屍間.....非研究人員請勿進入!」門上面還畫了一個骷髏頭的三角記號:「危險!」
黑傑克再次拿出萬能鑰匙開鎖.....我突然發現我全身發著抖.....有點後悔此行.....想打退堂鼓.....但是似乎已經來不及讓我反悔了.....
不久門就開了,黑傑克先進去後,轉身對我招著手:「快進來!」
不得已.....硬著頭皮走進去.....只見好幾具屍體停放在福馬林的容器中....
「就是這了!」黑傑克問著:「青,是哪一具?」
我呆了一下,回答:「你不知道嗎?我還以為你們事前早就商量討論過了ㄝ!」
「喔.....你也不知道啊!這下麻煩了.....」黑傑克沉吟了一下道:「醬好了,我們趕快去外面問他們.....」
話沒說完,尖銳的口哨聲響起.....這是警衛返回來的暗號!
「該死!怎麼這麼快?柯在幹什麼!?」黑傑克咒罵著:「不管了,看看屍體上的標籤,看看能不能發現是哪一具!」
黑傑克說完就跑了過去,回頭瞪著一時反應過來仍在發呆的我:「你在幹什麼?還不快一點!?」
「啊.....是是!」於是我也跑到屍體旁去檢視一具具的屍體。
但是屍體實在太多了!而且我們連死者以前的名子叫什麼都不知道,不知怎麼找起!
「Dr.Muder.....就這一具好了!反正一樣是博士嘛!」黑傑克說著:「青,快點動手吧!」
黑傑克說完將屍體扶正,於是我拿出鋼鋸,用顫抖的手往"他"頭顱切了下去....先是毛髮被撕開的聲音.....再來是鋼鋸切割骨頭的聲音.....我們的工作手套染滿了鮮血.....
「動作快!警衛進來了!」樓下傳來開門的聲音。
「我儘量!」我額上開始滲出豆大的汗滴,隨著我動作的加快,鮮血更是噴得厲害.....轉眼整間房間充滿著血腥味.....而我們的身上、地上、牆上,甚至屋頂....都滴答滴答的淌著血.....
外面再度傳出皮鞋上樓梯的聲音,黑傑克急著說:「還沒好嗎?警衛上來了!」
我用力切開顱骨,雙手左右一捌,死者的頭就被我拉開一個口.....然後用沾滿鮮血的雙手把粉紅色的腦袋捧了出來.....
一放進袋子,門外就傳來腳步聲,黑傑克指著窗戶:「那裡!」
門咿呀一聲開了,手電筒的光照了過來,警衛大喊:「是誰!?」
我們狂奔到窗口,還好窗戶並沒有鎖,我們作勢往外面跳.....
「慢著!」警衛想要拉住我們,但是慢了一步,我們跳出窗口,然後重重的落在實驗室外的草皮上。
「還不快跑!?」傑森大喊著,警衛急促的腳步聲從實驗室內傳來。我們飛也似地拔腿就跑。
「到手了嗎?」柯問著。
「到手了!」
「幹得好!」邊跑佛雷迪邊對我們比出大姆指.....

邊跑邊是後悔,當初不該加入這種奇怪的遊戲的。一想到等下要把幾分鐘前還泡在福馬林中的腦拿來煮火鍋,就越是反胃。
迎面而來的那一群人似乎有點眼熟.....等等,在前面的那個女生不就是Aya嗎?
「青?」Aya倒吸了一口氣,似乎很驚訝。我突然想到全身衣服染著血,手上還提著血淋淋的一袋大腦.....而我也很驚訝,因為我看到Aya和老楊手牽著手.....
哦,原來傳聞是真的,我明白了。
「哈哈!」老楊嘲笑著:「青的興趣可真特別,不愧是班上的怪人啊!」
「發生了什麼事嗎?」Aya問著。我則是不知該怎麼回答。
「別理他啦!」老楊拉拉Aya,喃喃說:「青他旁邊的那四個人.....」
說完Aya的臉色當場變了,雖然沒聽清楚,但我大概猜到他們之間的對話了。
我鐵青著臉飛快離開,心中一股悶氣往上衝.....哼!既然連Aya都認為我是怪人了,那我就當個怪人好了!管他大腦火鍋,就算沙西米我也吃給他看!
沒多久,我們在傑森他家煮著火鍋,傑森先丟了點豆腐、青菜、玉米當湯頭,然後把洗乾淨的大腦丟下去攪拌。
說真的,看起來還不壞,最起碼不像有些屍體的大腦放久了會變成白色.....在湯裡面煮了煮,很快變成漂亮的粉紅色.....過了幾分鐘,火鍋飄出令人垂涎三尺的香氣.....要不是想到它是人的大腦煮出來的火鍋,還真讓人想要大快朵頤一番。
「嗯,吃吧!」傑森幫我們每人添了一碗。
「咦.....真的要吃嗎?」柯看起來猶豫了,其實我心裡也毛毛的,看著碗裡那一塊粉紅色的大腦.....
「當然!」傑森說完就夾了一口:「味道不錯呢!有點像餛飩,但是更Q更好味!嗯嗯嗯.....入口即化,美味啊,美味!」
「吃完我們就是天才了!」佛雷迪也跟著咬了一口,好像很陶醉的說:「還不壞嘛!QQ的像大塊的果凍.....你們快吃吃看!這肉感、這肉感.....」
我和柯對看一眼,本來我是不太想吃的,但想到剛剛Aya鄙視的眼神.....一咬牙,整碗咕嚕咕嚕的灌了下去。
「爽快!」傑森用力拍了我一下:「沒騙你,很好吃對不對?」
「對.....不錯.....」其實我根本直接囫圇吞棗的吞下去了,根本不敢去品嚐它的味道.....只覺得軟綿綿的一塊,滑不溜丟的從喉嚨掉進胃裡.....哪像傑森和佛雷迪還大嚼特嚼.....
柯看我都吃了,也皺著眉頭吃了.....我們直把整鍋湯都清光才散會.....
回到宿舍寢室,越想越反胃,忍不住跑到宿舍外去嘔吐.....一撇眼,才看到旁邊柯也在嘔吐.....我們互看一眼,無奈的露出苦笑.....
大概是心裡作用吧!我總感覺腦袋在胃中爬啊爬的,然後還扭來扭去.....這一吐,直把胃中所有的東西都翻出來了.....只差沒把膽汁一起吐出來.....
吐完後覺得好多了.....回頭發現柯早已進去,我不禁寂寞的嘆了口氣.....想到Aya的眼神,又想到她和老楊親蜜的牽著手.....眼淚差點掉了下來...
.為什麼?暗戀她那麼久竟然讓我遇上這麼殘酷的事實.....也難怪啦!楊蠻帥的,在學校又是"大尾的"...... 要是我.....我能幹嘛呢?不如祝福她吧....
算了,不想了!我轉身回到宿舍去睡我的大覺.....誰知可怕的事情就要發生了.....
12/25,系上說要辦什麼聖誕舞會,反正我不在受邀名單之中,去不去倒是無所謂。
回想昨天的火鍋會.....天啊!實在太刺激了.....害我今天早餐都沒什麼胃口.....
不知道昨晚楊會不會又講了什麼.....唉!八成被Aya討厭透了吧!
心中一酸,正想繼續蒙頭大睡.....電話卻響了.....
「喂?」
「Blue嗎?我是Aya啦!」什麼?我差點從床上掉下來。
「有有有.....有什麼事嗎?」
「昨天你怎麼啦?好擔心你oh!!」
「我.....我.....」心念一轉當場扯起謊來:「昨天系上教授留我下來做了個實驗啦!關於解剖的......」
「呵呵,原來如此,我就說嘛!」Aya像鬆了一口氣道:「昨天楊說你和隔壁班那四個人去盜墓挖內臟,我還一直不信呢!」
「怎.....怎麼可能嘛!?」我心虛地笑著。
「嘻嘻.....也對!」Aya也笑了起來。
若說我是去吃大腦火鍋,Aya八成會馬上掛電話吧.....我想著。
「還有什麼事嗎?」我問著。
「你.....你好像不太喜歡和我講電話啊.....」
「也.....也不是啦!」我慌亂著回答:「我.....我很少和女孩子講電話.....所以....所以有點緊張。」
「嘻嘻.....」Aya笑了:「緊張?為什麼?」
「我.....我也不知道.....尤其,妳又和楊.....」我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喔!你誤會了啦!」Aya說:「他和我只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知怎地聽到這句話就鬆了一口氣,Aya看我沒說話問道:「你是不是討厭我?」
「我.....我哪有?」我又慌了起來:「只是.....妳又不缺人照顧.....也不差我一個,我又何必像蒼蠅一樣黏著妳呢?」
「哎.....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她幽幽的說。
「咦?」我思考著她這具話的意思,Aya突然問著:「今天系上有聖誕舞會,你要不要去?」
「我不會跳舞啊,過去作什麼?」
「去玩玩也好呀!」
「好吧!」反正又不花錢去吃點東西也是蠻划算的。
「那.....今晚見嘍!」
掛了電話,突然覺得週圍冷了起來.....因為到剛才為止,我的心更冷!可是為什麼Aya會打電話來邀我呢?我好奇地想.....算了,應該不可能吧!她怎麼可能看上我這種又醜又孤僻的怪人?
反正時間還早,去校園壓壓馬路吧!(壓馬路就是閒晃啦!)
走著走著遠遠看到佛雷迪.....跟他打招呼也沒看到,好像在想著什麼.....突然好奇心起跟了上去.....我跟他保持了大概三十公尺的距離,卻沒想到他走進系上的停屍間.....
他進去幹什麼?我猶豫了一下,偷偷把門拉開一條縫望進去,只見佛雷迪、傑森、黑傑克三人站在裡面,背對著我不知道在幹嘛.....
冷不防一隻手拍了我一下,我差點嚇得心跳停止,回頭一看原來是柯。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問著。
「跟著你來的啊!你在看什麼?」柯好奇的往門縫裡一看,然後皺著眉頭問:「他們在幹嘛啊?」
「你也不知道?」我詫異的問:「我還以為你們又在做什麼奇怪的實驗勒!」
柯搖頭:「沒啊!有的話我怎麼可能不告訴你?」
我又仔細看了一下,他們好像啪答啪答的在撕扯著什麼.....
柯忍耐不住,把門一拉開問著:「你們在幹嘛啊?」
傑森等三人回頭看了我們,我倒吸了一口氣.....他們,正撕扯著死人的內臟.....
而且血淋淋的就往嘴裡塞.....黑傑克手上的那一截腸子,還滴答滴答的淌著血....
「哈.....哈哈....打擾你們用餐了.....」我傻笑了一下,傑森三人逼近我們....
「青!快跑!」柯眼看不對勁,抓著我往反方向狂奔.....
「呼呼呼∼」
「呼呼呼∼」
我和柯兩人喘息著.....其實他們根本沒有追上來,但剛剛那一幕實在太駭人了!
「他們.....在吃屍體ㄝ!」我仍是有點不敢相信地說著,柯點頭不語。
難道剛剛是在做夢嗎?我捏了一下臉.....好痛!
柯低頭沉吟了一會道:「不對勁!不對勁!」
「什麼東西不對勁?」
「我也說不上,但我在想會不會跟我們昨晚的大腦火鍋有關?」柯盯著我說。
「ㄝ?」
「昨晚吃的大腦可能有問題!我和你不是後來吐出來了?所以我們沒被影響到。」
柯想了一下搖頭:「可是不對啊!我們並沒有發現那具屍體死前發生過什麼腦部的疾病啊!」
等等.....那晚因為我和黑傑克不知道目標屍體,所以是隨便拿了一顆大腦.....
莫非那具屍體的腦袋有什麼病變?我的臉剎時失去血色。
我將這件事告訴柯,柯的臉色也變了:「我們今晚.....不,我們現在再去仔細看一次吧!」
由於是白天,門口沒有警衛,所幸裡面也沒有研究人員.....柯拿出萬能鑰匙,轉了幾下把鎖打開了。
那一具屍體仍是頭顱被切開地躺在那裡,滿地的血跡仍是尚未清理。
我們拿起掛在屍體上的牌子仔細一看:
研究編號: S1136
死者姓名: Mr.林
研究人員: Dr.Muder
死亡原因: 尚在研究
<<危險!請勿靠近!>>
原來那天我們看到的Dr.Muder不是死者名子,而是研究人的名子,但為什麼會標
示"危險"呢?還有跟傑森他們又有什麼關係?我們還是一頭霧水.....
「反正有線索了,分頭去查吧!」柯看了一下錶說著:「現在是三點半,你去查Dr.Muder,我去查查看Mr.林.....六點在宿舍門口見!」
我點頭答應,柯拍了我一下離開了,我也跑去電腦中心看看能不能上網去查查看教職員檔案.....
突然想到,聖誕舞會不是六點開始嗎.....算了,這件事比較重要.....只好對不起Aya嘍!
上網果然找到Dr.Muder這個人,兩年前退休,現在住在學校附近。
我撥了電話過去,是他本人接的。
「什麼?那具屍體?」Dr.Muder驚訝的說著:「莫非它又活動了!?」
活動?什麼意思!?
「說來話長,你過來好了!地址是.....」
來到Dr.Muder家,Dr.Muder雖然看起來年紀不輕了,但是精神很好,他一看到我
就問著我原委.....我想了一下,照實說了,包括大腦火鍋和傑森吃屍體的事。
「唉!糟了!」Dr.Muder嘆息著。
「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約在兩年前.....」
原來Mr.林在兩年前被送進醫院,他的病很奇怪,雖然內臟全腐爛掉了卻仍能活動,而且對於生肉鮮血非常饑渴,曾經攻擊他的家人,所幸被即時制止送進醫院。但是經過檢查,卻發現Mr.林早就沒有生命機象了。那麼他為什麼還能活動呢?
「怪就怪在這一點!」Dr.Muder說著:「我們研究許久仍不知道原因,後來切開顱骨一看.....嘿!你猜怎麼著?」
我搖頭,Dr.Muder嘿嘿的笑了幾聲:「他的腦袋裡面爬滿了像蛾類幼蟲般的生物!」
Dr.Muder說完就拿出一個玻璃瓶,裡面用藥水泡了一隻大約四五公分,粉紅色像蠶寶寶般的生物。一想到這種像蠶寶寶的蟲在腦袋裡面爬來爬去.....我當場開始反胃,一股酸氣從胃裡面冒了出來.....
「很難想像對吧?這種生物似乎只能寄生在人腦中,而且可以控制人去覓食肉類以供給營養.....雖然當時想要繼續研究下去,看看著些生物成長後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因為太危險了,所以被禁止,並封閉在實驗室裡禁止任何人接近。如果這些蟲繁殖起來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但是.....這種蟲泡在福馬林裡,沒辦法呼吸和覓食還能活嗎?」我問著。
「問的好!」Dr.Muder微笑地點頭,一附孺子可教的表情說著:「它們是死了沒錯,但是它們的卵卻寄生在大腦的深處.....就像迴蟲卵一樣,即使幾年不補充養份也可以生存.....而你朋友吃下它們後,不久在胃中孵化,然後順著血液鑽進腦部....然後.....嘿嘿嘿!」
我張口結舌的呆在原地,Dr.Muder問:「你跟我去實驗室一趟,我拿一些資料給你看。」
「嗯!剛好我和朋友約定的時間快到了,我們順便去找他。」我說。
「好啊!」Dr.Muder聳聳肩道.....

看來柯還沒到,手上的錶.....17:49
「我跟我朋友約六點,他等一下就會來了。」我跟Dr.Muder說著,Dr.Muder點點頭,一附無所謂的說:「沒關係!反正我不急。」
「教授,再跟我說一點好嗎?」我問著。
「嗯!」Dr.Muder點頭道:「我懷疑這些生物不是地球上的產物,又或是上古時
代早該絕種了.....對於這種生物,我們連它是如何寄生的都不知道.....而且連
怎麼從一個人繁殖到另一個人身上也不知道.....你想哪個人沒事會挖別人的腦
來吃?」
是有啦!就是像我們醬的怪人.....Dr.Muder看我沒說話續道:「所以你朋友他們
這次會被寄生完全是一種巧合!但這絕不是這種蟲繁殖的主要方法!」
還好我和柯吐出來了,否則一定也會像傑森他們一樣變成喪屍.....我想著。
「對了,」Dr.Muder說著:「你朋友還沒來嗎?」我看了下錶.....18:20.....怪了,柯很少遲到的啊!
我打他的手機,只聽到:「您撥的號碼沒有回應,轉接語音信箱中.....」
「怪了,」我掛掉手機對Dr.Muder說:「他的手機沒人接ㄝ!不知道在幹什麼?」
「喔?」
「說不定在他寢室裡吧?有時候他一上網去查資料就會忘了接手機。」我說。
「那就去他寢室看看吧!」Dr.Muder說著。
果然寢室的門沒鎖,我一推就開了.....因為系上辦的聖誕舞會,整間宿舍幾乎
空無一人.....柯的寢室裡電腦還開著,燈也亮著,就是沒看到柯的人影。
「怪了,連鞋都還在,他應該沒出去啊!」我納悶的說著。
「該不會在廁所裡啊?」Dr.Muder走近廁所的門說著,的確,廁所的燈沒開,但
裡面好像有聲音.....
突然廁所的門被撞破一個大洞,Dr.Muder被撲倒在地上!是柯!他似乎失去神志般瘋狂的攻擊Dr.Muder.....左右手用力一捌,Dr.Muder的腹部被開了個大洞.....
鮮血像噴泉般湧了出來.....
「柯!」我大喊:「教授!」
「別.....別管我!快去實驗室.....裡面有我研究的報告.....保險櫃的密碼是...
.快、快去!」Dr.Muder痛苦的掙扎著。柯用力一扯,粉紅色的腸子被抽了出來..
..柯張開嘴巴,一些粉紅色像蠶寶寶的蟲從他口鼻蠕動地爬進Dr.Muder嘴裡.....
「哈.....我終於知道它是怎麼繁殖的了.....」Dr.Muder神志迷糊地笑著。我則
是多一秒都不敢停留的跑出房間.....
來到實驗室,我不會用萬能鑰匙,於是拿起滅火器往鎖上用力一砸.....敲了幾
下終於開了.....我用Dr.Muder告訴我的密碼打開保險櫃,翻了翻一大堆相關文
件,終於發現這一張:
這份報告是屬於Dr.Muder所有:
研究編號S1136為一品種不名之新生物,全長4.5CM,肉食性。全身呈粉紅色,寄生於人類腦部,患者被寄生後失去生命跡象,並會攻擊並獵食他人,危險度極高!此生物體內充滿60%以上的油質.....
對了,油質!也許它們怕火!我心想著.....
從宿舍裡拿了幾瓶酒精濃度相當高的洋酒,塞進綿紙,就是簡易的汽油彈了.....
我衝進柯的房間,卻發現柯已經不見了!連剛剛被柯攻擊的Dr.Muder也不翼而飛
....留下一灘血跡.....
我一撇門外,發現一行血跡延著走道往外面去.....我握緊手上的"汽油彈"和打火
機跟著血跡走.....血跡一路延伸.....最後竟來到"聖誕舞會"的會場.....
裡面充滿著音樂和笑鬧聲,完全是一副過節的樣子.....穿著漂亮衣服的男男女女
愉快的進出會場,我和他們一比有點不倫不類的感覺.....
看來喪屍們好像也想參加這場舞會呢!
「青!」眼尖的Aya一下就看到了我,她微慍的說:「怎麼這麼晚才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ㄝ!」
「妳沒事吧?」
「啊?」Aya不解地看著我
「我們快點離開這裡!」
「去哪裡?舞會正在進行呢!」Aya瞪著我說:「對了,你有沒有看到楊和肥肥那一群人?他們不知道跑哪去了,到現在還沒來.....」
「ㄜ.....」我看了一下門外:「我有一個好消息和壞消息。好消息是他們來了....」
「那壞消息呢?」
「壞消息是他們都死了!」遠遠的是楊、傑森為首的一群喪屍,還有Dr.Muder及
柯也在隊伍中.....大約四五十個左右的喪屍群.....

「ㄝ!你不說我還真沒注意,他們真的化妝的好像死人喔!」Aya笑著說。
『他們不是化妝啦!糟糕!人數太多!』我連忙抓起Aya的手,跑進會場裡面。
「怎麼了?」
「我等一下再解釋,先跟我走就對了!」我的額頭冒出一滴滴的汗水。
一進會場,我就衝到舞台上抓起麥克風:『各位同學!現在會場外有許多會吃人的殭屍,請大家趕快逃吧!』
不過就在我說完的同時,死屍們也已經到達會場大門。而且大家似乎完全當我在說笑話,先是愣了幾秒.....然後笑聲四起。
「嘿!青你還蠻幽默的嘛!」
「這是表演的一種嗎?」
「嘿!青你是想跳殭屍舞啊?」
還在一旁起鬨,我沒空理他們,抓著Aya就往會場裡面鑽。
「嘿!你們裝的蠻像的嘛!」一位同學一邊向死屍們打招呼還一邊向傑森走過去。只見傑森面無表情……或者該說是看不到傑森的表情,因為他的臉皮已經去掉一大半了。他抓著那位同學的肩膀,然後猛力一扯.....只見一顆血淋淋、拳頭般大小的肉塊被撕出胸口.....眼見是不活了。
「啊~~~~!」除了那位同學的哀嚎聲之外,會場也夾雜著其他同學的驚叫聲與哭聲。所有的同學忙著到處逃竄,許多同學想由大門逃離現場,不過當場就被檔在門外的死屍們給捉住了。
死屍的力量相當可怕,別看他們行動起來速度不快,可是一但被抓到,通常還來不及掙扎就被按在地上啃食了。有一個同學手被抓住還想跑,結果整條胳膊就硬生生被扯下來,噴得到處都是血.....還有一個同學更慘,左右同時被兩隻死屍抓住,結果整個人被撕成兩半,內臟流得到處都是,引來一群殭屍蹲在地上大快朵頤。
『往樓上逃!』我連忙大喊。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往樓上逃能幹嘛!不過前門逃不去,我直覺應該要往樓上逃。同學們聽到我這麼一喊,也紛紛逃往樓上。
驚慌中,Aya被人絆倒了,我連忙拉她起來,這時一隻殭屍迎面撲了過來!
想也不想就擲出了"汽油彈",但是殭屍並沒有倒下.....沒有用!不知道是火力不夠還是僵屍根本不怕火?不過倒是讓它暫時失去了視覺 (亦或嗅覺?),撲了個空,我拉著驚魂未定的Aya狂奔向樓梯口.....
樓梯口還有一隻殭屍,不過它正蹲在地上"用餐",它可憐的獵物還有意識,看到我們來還拼命的向我們求救.....沒辦法,自顧不暇了,只能祝他死快一點吧!
跑上二樓,我站在樓梯口看到能上來的同學都上來後,就把樓層鐵門拉下。我們這棟大樓的設計很奇怪,每一層樓的樓梯口都有一個鐵門,當初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的設計,因為平常都沒有在用,作夢都沒想到竟會在這時派上用場。
當我把樓層鐵門拉下拴上時,還有少數的同學被關在門外。
「讓我們進去,別把我們關在外面啊!」
呼救的聲音此起彼落,但我不能開門,因為死屍就在他們的身後。
「救命!僵屍來了!!」
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死屍們一口咬死,甚至於將他們的肚子扯破,拉出腸子咀嚼的模樣,還有許多人為了爭食一個人而將他扯的支離破碎。殭屍好像偏愛內臟和腦袋,而且不太懂什麼"用餐禮節",搞得一樓湯湯水水流了一地。
我突然覺得我就像是鐵達尼號將貧民關在船艙的警衛一樣,無情而又殘忍。
「啊!!!」Aya因為不忍看下去而發出尖叫。這種鏡頭,連男生看了都忍不住噁心想吐,更何況是女生!
回頭一看殘存者,我發覺每個人都茫然的看著我。其實也沒剩多少人了,其他的不是在門外呼救就是在會場,在會場的大概也沒救了。不一會,連門外呼救的聲音也沒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Aya首先開口問。
『他們被一種蟲給寄生了,而那種蟲還在實驗與研究階段,他們會藉著吃人的腦來達到繁衍的目的,換句話說,剛才被吃的同學不一會也會變成死屍加入他們的行列!』我說。
「那他們怎麼會被寄生的呢?」另外一個同學也提出問題。
『我…..』我的嘴唇顫抖著。我沒有勇氣將火鍋計畫說出來,因為我怕Aya會因此而厭惡我,我更怕同學們會因此而怪罪我。
『我…..我不知道!』
這時,鐵門發出巨大的撞擊聲,鐵門的鋼板凹了一大塊。
「他們在撞門!」這下可以確定樓下的同學全完了,看鐵門一副快被撞破的樣子,全部的同學又慌張的逃往三樓。
此時我聽到有人大喊:「那我們該怎麼消滅他們?」
『用火!他們怕火!』雖然剛剛的汽油彈沒辦法殺死他們,但好像也不是完全沒效,應該只是火力上的問題。
我們一層一層的往上逃,不過看樣子樓層樓梯似乎抵擋不了多久。這棟大樓總共有八樓,我真懷疑我們逃到了頂樓之後,還能撐多久!
就在我把四樓的樓層鐵門鎖上,正準備逃往五樓時,突然間聽到有人喊:「喂!這邊啦!」
四、五層樓是社團教室,而大家就集中在自控社的教室裡面,我也跟著過去看看。
「同學,你剛剛說他們怕火是嗎?」一位同學問著。他長得人高馬大的,不過我並不認識他是誰,只是他拿著鐵鎚鐵管敲打的舉動,使我覺得很好奇。
「應該是吧!」
「我是你們班筱潔的男朋友阿諾,是化學系三年級的!」
「阿諾,這是你要的氧氣筒跟氫氣筒。」這時有同學扛著兩支氧氣筒跟兩支氫氣筒進來,氧氣筒的大小還好,氫氣筒就真的很大了!
『氧氣跟氫氣,難道你打算……』我想,阿諾的想法應該跟我猜的沒錯。
「對!我要自己做一把火焰槍。」
『可是你會嗎?』化學系有教人家怎麼DIY火燄槍嗎?
「呵~~雖然我當初被N大退學,但三年的機械系可也沒有混假的!」
原來阿諾還有這一段過去啊!我完全不知道,不過看著他快速的將鐵管裝上內管,熟練的將氣閘與氣壓計裝在鐵管上,大家似乎都充滿了信心,連忙七手八腳的幫忙遞材料、組裝。如果在平常的時候,我們一定很希望老師看到我們知識生活化,而且又是大家同心協力完成一件作品的成果,不過我相信現在沒有人希望看到老師,因為…..老師們都跟著在下面撞門呢!
很快的,阿諾將鐵管裝到氧氣筒跟氫氣筒上,完成第一把火焰槍。不過看樣子,老師們也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我們DIY的成果。
「啊~~~僵屍們來了!」有許多同學驚慌的大喊。
我很快的背起火焰槍,說實在的,氫氣筒真的很重!不過既然我是讀醫學院的,我更相信人體的腎上腺素會在緊急的時候發揮無窮的潛力。
「氣閘是控制火焰大小,氣壓計是控制射程的,知道吧!」
『我先出去擋住他們,你們趕快往樓上逃!』
說完我就先到走廊上,看著一群群的死屍們,曾經是一起讀書,一起打球的伙伴,如今我卻要活生生的將他們燒死,我真的於心不忍,不過不忍歸不忍,我還是狠下心打開氣閘。
『啊~~~~去死吧!!』
我拿著火焰槍往死屍們衝過去,同學們也趁這時候倉皇的從我身後往樓上逃。
「你先撐住啊!」阿諾跟著大家往樓上跑去,手上提著一支氧氣筒,肩上還扛著另一支氫氣筒。
殭屍向我撲過來,我信心十足的打開氣閘,一道火舌從槍口噴了出來,首當其衝的前排殭屍瞬間全身著火!說真的,肌肉和毛髮燒焦的氣味非常難聞,有點像小時候把抓到的蟑螂拿在火上烤的氣味,還會發出陣陣濃煙.....不過這種時候,可顧不得這些,因為我不這樣做,下一秒死的就是我!
我不斷的向死屍們掃射,這時我才發覺我的擔心是多慮的,因為我根本沒有自責的感覺,我也才瞭解為什麼我們形容戰場上的戰士,會以〝殺紅了眼〞來形容。當我看著死屍們即使身上著了火,也不停的向我走過來直到身體不支而倒下,絲毫沒有人們害怕痛苦的舉動。我的內心由開始的悲傷不忍,轉變為憤怒厭惡,在那一瞬間,我恨不得能將死屍們消滅殆盡!因為我知道…….那些傢伙根本不是人!甚至當我燒死幾個班上跟我處得不怎麼好的同學時,突然會有種莫名的快感!
我將火焰開到最大!怒吼聲夾雜著女同學的尖叫聲,聲音震耳欲聾,也讓我的情緒更加亢奮!第一次覺得殺人是這麼過癮的事,比大體解剖還過癮!
『你們通通給我去死吧!』
不過死屍的人數實在太多了!而且他們也不是一燒到就倒地,還會向你走來,已有好幾具死屍都是在我面前兩公尺左右才倒地,令我膽顫心驚。快要招架不住了。
我一面噴火,一面祈禱他們趕快到上面去,事實上我相信,只要我一秒鐘不噴火,我們全部的人都會死於非命。
我等到所有的同學都上了樓,也跟著大家上樓。我還是將所有的樓層鐵門鎖上,即使我知道那根本擋不了多久。很快的,我們到了頂樓,頂樓的鐵門不同於樓層鐵門,它比較堅固,也比較結實,但充其量只能延長我們躲避的時間而已。想要活命,我們勢必要想辦法解決死屍。
「哇!!!你們看!」這時有一個女同學叫了起來,跟著也有許多同學尖叫了起來,甚至還有許多同學都哭了!
我從頂樓往下看,天吶!由宿舍,教職員宿舍以及各個大樓都陸陸續續有死屍們向這棟大樓走來,數目遠遠超出我的想像!
「怎麼會這麼多?而且目標好像都是這棟大樓。」阿諾問。
『看來全校師生都罹難了!至於會包圍這棟大樓的原因是……他們僅存的食物在這裡!』這時候該慶幸現在是聖誕節,校園內的人並不多,否則可能出現上千隻殭屍!
「你的意思是…….」
『沒錯!!他們的食物就是我們!』
「但是他們怎麼會知道?難道他們會通風報信?」
ㄝ!!對喔!被阿諾這麼一問,我忽然也想到:他們是怎麼知道我們的所在呢?根據研究報告的內容,他們應該沒有智慧才對,難道………。
『我有辦法了!!』我高興的大叫。
『我有辦法逃出去了!』
「什麼辦法?你快說啊!」阿諾這時也興奮的問。
『我想他們應該是由氣味知道我們的位置的,換句話說他們有非常敏銳的嗅覺。但是他們沒有智慧,所以他們才會一大群向我們逼近而沒有用圍剿的方式。』
「有道理!然後呢?」
『然後我們只要等到所有的死屍都擠到六七樓左右,全部的人逃到樓下,然後將整棟大樓燒了,就能夠將所有的死屍都消滅啦!』
「嗯!這個辦法可行,不過該怎麼做?」
我環視了四周,發現大樓旁邊剛好是學生餐廳。
『我們可以派人下去將餐廳的瓦斯筒搬到一樓大廳,然後在將一樓大門鎖上,之後只要讓全部的人逃到樓下,就等他們自投羅網了!』
「嗯!好主意!那就我去吧!」
『一個人不夠,我們需要更多的人下去。』
「好!有沒有人要跟我去的?」
只看見所有的學生都低頭不語。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前置部隊的風險非常的大,不但動作要快,否則又會將死屍們引到下面去了,而且最大的風險是:他們沒有武器。
「同學們!全校的老師與學生都罹難了,只剩下我們存活而已,不過如果我們繼續待在這個地方,一樣活不久!現在這個計畫是我們唯一的生機,我知道很危險,不過總得要有人去做,我自願去做!還有沒有人自願跟我去的?」
阿諾趁我們等待的空檔試圖想要說服同學們,我這時才發覺,難怪當初筱潔會選擇阿諾,因為阿諾能給別人安全感,比起我這個吃大腦火鍋的怪人真是好太多了!心中甚至起了一絲妒嫉感.....
「好!我跟你去!」
「我也跟你去!」
「也算我一份吧!」
漸漸的,開始有人附和阿諾,阿諾從中挑選了幾個壯漢。其實也沒什麼好挑了,因為我們之中女生佔了大多數,男生除了我要背火燄槍外幾乎全上了。
「我們要怎麼下去?」阿諾問。
『就用這個火災逃生器吧!』我指著角落那兩具垂吊裝置。原本是發生火災用來逃走的工具,我們卻是用來逃走去引發火災。要是安裝的人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
阿諾私下跟那幾個人做了一下沙盤推演,我算了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好!下去吧!』
阿諾很快的幫那幾位同學下去,輪到他自己要下去的時候,我對他說:『阿諾,小心點,動作要快!』
「我知道!」
阿諾很快也跟著下去了,頂樓的鐵門撞擊聲愈來愈大,我想這扇鐵門也頂不了多久了!
『大家快後退,退到我後面來!』
我將火焰槍瞄準鐵門,準備他們一撞開,我就開火!碰!碰!碰!………ㄅㄧㄤˋ!
就在最緊張的一瞬間,突然聲音全部消失了.....我們像被騙了一樣保持原姿勢不動.....
我看著錶.....一分鐘、兩分鐘.....時間過得好慢!
「怎麼回事?」同學們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等等,我去看看!」我放下火燄槍跑到門的旁邊,隔著門聽.....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本來這時候該找個男生去看的,但男生全跟著阿諾下去了,只好我自己上。
該不會殭屍都離開了吧?應該不太可能,樓上那麼多獵物,除非剛好有一個大遊行經過才能引開他們。
『啊~~~~』
「啊~~~~」
就在這時候,殭屍從背後冒了出來,他們會爬牆!!
而火燄槍放在離我大概快十公尺的地方,中間被幾隻殭屍擋住去路。
「Aya,背上火燄槍!」我大喊著最後一句話,然後一隻殭屍撲來,我想也不想往樓下跳下去,還好半空中拉住一條水管,我安全的掉落在樓下.....除了屁股劇痛和身上的一點點擦傷外倒沒有什麼受傷,不過我還是坐在地上好一會才爬得起來。
「Aya!」
「大家!」
其他人就沒我那麼幸運了,不是在頂樓被殭屍分食,就是和我一樣跳樓.....不過遺憾的是從八層樓的高空跳下來.....其下場可能只比被殭屍抓到好一點.....我腳邊就有好幾具摔成稀爛的屍體。
我看到一樓的阿諾跟其他男同學跑了過來。
『情況怎麼樣了?』我趕忙跟過去問。
「我們都弄好了!只要將他們引爆就好啦!」
我望過去,大廳中央放置著五灌瓦斯筒。
「怎麼回事?其他人呢?火燄槍呢?」
我無奈的指指上面。
「什麼!?你的意思是.....」
我更無奈的點了點頭。
「算了啦,我們趁現在快走,反正她們也活不成了!!」有人大喊著。
就在我們猶豫著該不該逃走的時候,身後的同學傳來慘叫。回頭一看,幾隻殭屍正緩緩爬了過來.....
沒想到居然有死屍在外面,從哪來的?
「你們看!上面!」
不會吧!居然有死屍們從樓上窗戶掉下來, 從二樓到七樓的窗戶,都有死屍想〝掉〞下來!難道那些死屍們都不怕死嗎?
我想是吧!
我們想也不想又衝進了一樓大廳.....這下好了,樓上有殭屍,大門也擋不了多久.....連唯一的武器火燄槍都沒了,這下子該怎麼辦?
唉!如果當初沒吃什麼大腦火鍋就好了!
「現在怎麼辦?」有人問著。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我回答。大門發出巨響,看來短時間內就會被撞開了。我們連忙往上跑,卻看見二樓有殭屍緩緩逼近。
「糟了,他們來了!」
連滾帶爬的又回到一樓的大廳,阿諾指著角落的電梯大喊:「坐上電梯!」
我連忙衝進電梯,阿諾跟一些同學也跟著進來了,要不是電梯剛好停在一樓,我想我們可能連逃生的機會都沒有。
當最後兩個人正準備要衝進電梯時,之前倒在地上的"屍體"卻突然抱住了他們,看來他們也變成殭屍了!那兩個人慘叫的被拉倒在地上,同時大門發出巨響,一群殭屍緩緩走了進來,樓上的殭屍也來到了大廳.....
「關門!」我大喊著。
「可是.....」站在門旁的阿諾似乎很猶豫。
「不要丟下我們啊!」那兩個倒在地上的同學拼命和我們搖手。
「快關門,反正他們沒救了!」我一把拉開阿諾,按下"關".....電梯門緩緩的關上,外面傳來那兩人絕望的慘呼.....
「青.....你.....」阿諾納納的說不出話來,我則是瞪了他一眼:「怎樣?難道你想和他們一起死嗎?」
「不,你是對的.....剛剛的確幫不了他們了.....」
一時大家沉默不語,直到電梯的門被殭屍狠狠的撞了幾下後,有人問道:「我們要上幾樓?」
我突然發現大家的眼神都投在我身上,看來我已經無形中成為他們的領導者了,心中的快感真是無與倫比!
我想了一下道:「留在這一樣死路一條,不如往頂樓看看,說不定還能拿回火燄槍呢!」
「嗯!那就上八樓吧!」阿諾說完按下"八".....電梯緩緩的上升了.....現在只能祈禱剛剛殭屍都被我們引到一樓去,八樓沒有殭屍,否則可能電梯門一開就準備等死了!
我看著電梯的樓層.....二樓.....三樓.....四樓.....簡直像蝸牛在爬一樣,不快點殭屍又追上來了.....我暗暗擔心.....
但就在電梯爬到五樓和六樓中間時,突然轟的一聲,燈光滅了.....
「停電!!」
「不對,是電箱被殭屍破壞了!」
同學騷動了起來,不管是什麼原因,我們都被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電梯中.....
「救命啊!」有人哭喊著。
「不要慌,先找看看有沒有什麼照明的。」我大聲喝道。不遠處火光一閃,原來是阿諾的打火機。
「嗯!這下可好了,總之先爬出電梯再說吧!」我接過打火機下著指令:「幫我拉開電梯的門.....」
「我不要,外面都是殭屍!」一個同學哭著。真是丟臉啊,一個大男生竟然哭成那樣,這就是所謂的"正常人"嗎?我不屑的想著。
「隨便你!反正留在這裡一樣死路一條!」我冷冷的說。
「青說的對,大家動作快!」阿諾說完就用力去拉著電梯門,幾個人合力好不容易把半開的電梯門拉開了。外面一樣是一片黑暗,除了緊急照明燈發出昏暗的光線外.....
沒想到才走了幾步,面前就是一批殭屍走了過來,我們連忙往反方向跑,殭屍在後面追著。
「往逃生梯!」我大喊著:「拿到火燄槍就不怕了!」
說來容易,在這種連路都看不太清楚的走廊上奔跑,實在很難!幾個被絆倒的同學很快變成殭屍的點心,背後傳來喀嘰喀嘰的咀嚼聲.....
眼前的門寫著:「緊急逃生梯」,回頭一看,身邊卻只剩下阿諾一個人,殭屍在不到十五公尺的地方逼近。
「只剩我們了?」
「嗯!」
「該死!這群廢物!」我咒罵著。
我推開門,不遠處竟又是一隻殭屍!前後都有殭屍,簡直是插翅難飛!
「怎麼辦?」阿諾無助的呼喊著。
我冷不妨大喊著:「對不起了!阿諾!」然後用力把阿諾往前面的殭屍一推,狂奔上樓。
「青∼你!!」阿諾的聲音只響了一聲,然後就聽不到了,想來是咽喉被咬斷無法呼喊了吧!
太天真了,也不想想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而且死一個總比兩個人一起死好吧!你就安息吧,阿諾!雖然心中有些罪惡感,但一想到是不得已的心裡就好過多了。我不能辜負阿諾的犧牲,我要活下去!
好在一路往上爬都沒有殭屍了,但是安全梯只通到八樓,沒到頂層。於是我在八樓打開門,打算從八樓上頂層。
一開門,一道火舌噴了過來,我連忙低頭閃避,一看竟是Aya!!
Aya一看到我也是一愣,隨即又緊張的握住火燄槍大喊:「不要過來!你真的還是青嗎?還是殭屍?」
「Aya,我是青!我還活著!」我大喊著。Aya像是鬆了一口氣般,全身軟綿綿的倒了下去,我連忙跑過去。
「好可怕!好可怕!」Aya哭著抱住我。一問之下原來Aya當時背上火燄槍,用火燄槍掃出一條血路,打算從火災逃生器逃跑,卻被殭屍撞飛出去,好險剛好摔在八樓的窗台,沒有直接掉下去,否則大概難逃一劫吧!然後就一直躲在八樓逃生梯旁,靠著火燄槍活到現在。
「其他人呢?」Aya問著。
「都死了!」我回答。
「嗚∼怎麼會這樣!?」Aya哭著,然後迷迷糊糊的靠著我。她太累了,剛剛全身緊繃的背著她原本背不動的火燄槍那麼長一段時間,又處於害怕的狀態那麼久.....我心想著。
接過火燄槍,我不禁安心了不少。但是在看一看氫氧的剩餘量.....我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看樣子必須先補充"彈藥",否則很難撐到一樓呢!記得之前阿諾好像背了另兩筒的氫氧筒在頂樓.....
遠處傳來殭屍的腳步聲,我扶著Aya快步上了頂樓.....
上了樓後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會停電了,因為頂樓正燃燒著,當然包括牆上的電路箱。八成是Aya當時使用火燄槍的時候燒到了什麼易燃物才會醬。
所幸火勢並不算太大,而且沒有殭屍.....呃,嚴格來說該是"還沒有"殭屍,因為地上躺了一堆死人.....她們都是之前在頂樓沒有跳下去的同學.....因為是被爭食的,所以屍體多半慘不忍睹.....如果真要形容的話.....有點像草莓西米露.....因為她們都被"融合"成一灘了.....
我左右張望著,氫氧罐安然無恙地放在牆角,只要我能平安"跨"過那一灘"草莓西米露"就沒事了.....說來簡單,剛剛有人在一樓被地上的屍體突然拉下去的情形還非常清析的停留在腦海中.....我可不想冒這種險!
正當我猶豫的時候,答案卻很快出現了,因為她們已經緩緩站了起來.....看來剛剛是我想太多了,根本沒人叫我跨過她們嘛!
我抓住火燄槍,殺戮的快感又冒了上來,這批平常老是看不起我的女人,現在換我來燒死你們!看著她們全身著火,還不死心的想逼近,終於不支倒地.....哈哈哈哈哈!
活該!
殭屍都是前仆後繼的往前來送死,好像完全不會害怕一樣,雖然數量遠比樓下的殭屍少,一時之間卻是寸步難進!而且一邊對付它們,還要一邊留意腳下的死人隨時會爬起來.....真是夠吃力的!
當我好不容易將站著的殭屍幹掉後,燃料也剛好空了,捏了一把冷汗.....好險好險!幸運果然是跟著我的!我連忙衝去拿氫氧筒,但在這時,氫氧筒旁邊的屍體竟然緩緩的活動了起來.....
「完了!」我暗叫著。如果火燄槍還能噴射,區區一隻殭屍當然不會放在眼裡,問題就是火燄槍的燃料已經空了.....莫非天要亡我!?
再跳樓一次?我可不認為我還能幸運的再抓到一條水管而沒摔死.....往樓下逃?剛剛還聽到殭屍群爬到七樓的聲音,頂多晚幾分鐘死罷了!
「跟你拼了!」我心中大喊著,趁著它還沒站起來,我抓起一旁的花盆,想也不想就砸了下去。嘿嘿,或許是因為剛變成殭屍行動還不靈活,竟然真的砸中了!血漿從腦門噴了出來.....但是殭屍還在動,而且還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咬我!
「哪有這麼容易讓你咬到?」我明白它一站起來我絕不是它的對手,於是我又拿起沉重的氧氣筒對著它的頭猛敲!說也奇怪,殭屍都死了還是會像活人被敲一樣天旋地轉失去平衡,八成殭屍還是要靠半規線來平衡身體吧!
我直敲到整顆腦袋稀爛才停手,殭屍終於又"死"了。身上被腦漿和血液噴得亂七八遭....回去可有的洗了!敲碎腦袋後,一群粉紅色、有點類似蠶寶寶的蟲子隨著腦漿流了出來,在地上蠕動著,一想到它們在人類的腦袋裡爬來爬去就叫人做嘔.....更何況它們還會吃腦呢!
不過畢竟是寄生蟲,一離開人體就不再有殺傷力,我一腳就踩扁了幾隻,汁液噴得我襪子都黏乎乎的.....剩下的還在蠕動著想要逃命.....算了,反正等下大樓爆炸它們一樣活不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快點補充彈藥!
回想剛剛空手對付殭屍,還心有餘悸!要不是時機剛好,恐怕十個我一起上也會一起變成它的早餐吧!
又想到剛剛那隻殭屍正是我們班上最瞧不起我的女生,心中竟起了一絲變態的快感!
平常耀武揚威的拿她沒辦法,現在竟然有機會痛扁她,而且還是拿著氧氣筒打!真是痛快極了!當個殺人狂還蠻好玩的嘛!我果然蠻變態的,現在只要從火災逃生器爬到一樓我們就安全了!我邪惡的笑了起來。
就在我和Aya來到火災逃生器旁時,我的笑容僵住了.....火災逃生器的兩條繩子竟
然在激戰中被燒掉了!更遭糕的是樓下的殭屍也爬上來了!我再怎麼神勇,一個人打幾百隻殭屍也絕不可能!
「哇∼∼」Aya閉上眼睛尖叫了起來.....
當警察和消防人員趕過來時,Aya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警察大喊著:「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另一個警察喊著:「喂!這裡有死人ㄝ!是摔死的嗎?」
而所有的目光頓時集中在我和Aya身上,但我沒理他們,只管緊緊抱著Aya.....
「喂,你們!」一個警察走過來:「剛剛這裡是怎麼回事?」
Aya向他揮著手,眼淚淌了下來,但在這時,她的嘴角流出鮮血.....而我也是。
我呸一下吐出半截舌頭,然後按住Aya的頭.....警察慌忙退了幾步。
看來劇本該修改一下了,蟲卵不一定要吃到肚子才會敷化,只要有碰到胃壁的血液就會流進腦袋裡.....頂多讓那個人晚一點變殭屍罷了.....我啪噠一聲把Aya的頭顱撕成兩半,一顆粉紅色、血淋淋尚在脈動的大腦就被我捧在手上.....忍不住就馬上想讓人嚐嚐.....

0

主題

0

好友

985

積分

高級會員

Member

Rank: 4

發表於 2003-8-31 18:12:44 |顯示全部樓層

食腦記

噁 .......只有這一個字形容

0

主題

0

好友

10萬

積分

論壇元老

Member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03-8-31 23:01:39 |顯示全部樓層

食腦記

真ㄉ很噁心....~"~

0

主題

0

好友

214748萬

積分

認真會員

Member

Rank: 2

發表於 2003-8-31 23:07:50 |顯示全部樓層

食腦記

嗯!!
真的很噁!!看到這篇時,我還在吃飯呢!!!!!!
差點吐出來!!

0

主題

0

好友

214748萬

積分

認真會員

Member

Rank: 2

發表於 2003-9-1 11:10:02 |顯示全部樓層

食腦記

看完後想吐啦..............

0

主題

0

好友

214748萬

積分

高級會員

Member

Rank: 4

發表於 2003-9-2 18:46:59 |顯示全部樓層

食腦記

才剛吃飽
差點吐出來
噁~~~

0

主題

0

好友

76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Member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03-9-2 21:57:45 |顯示全部樓層

食腦記

噁心...噁心到極點...但是主角它太過分了..為了自己活都不管其他人死活
自私...看完想吐..人腦火鍋..虧他們想的出來-.-

0

主題

0

好友

124萬

積分

論壇元老

Member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03-9-3 12:49:54 |顯示全部樓層

食腦記

這篇好像看過了~"~不過忘記在哪裡看的
看完以後~我就跑去玩惡靈古堡=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手機版|Archiver|傑克昇•認真世界

GMT+8, 2019-10-16 10:51 AM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頂部